近日
2020-01-13 08: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一些论坛上,记者发现几乎每年7月都有不少人投诉经历这样的遭遇。根据各方提供的线索,记者了解到,山寨快运公司经常出没于各大火车站。

据《劳动报》报道,眼下正是暑期毕业离校季,不少高校学子忙于收拾行装回家,打包托运迎来了高峰。近日,本报夏令热线13671686848相继接到多名高校毕业生来电,反映在上海中铁快运公司托运,却遭遇价格欺诈和服务缩水。

究竟哪里才是真正的中铁快运营业部?记者向交警求助。值班交警表示,秣陵路3**号才是正规的,而记者两次所去的办公室,仅仅只是一个私人的货运公司,已经开了很久了。

“市场上绝大多数自称是中铁快运的企业都是李鬼,我们从未授权委托过任何代理点,也没有分包业务这种模式。”陈女士表示,该公司也多次收到客户投诉反映,一些企业和个人假借铁路、“中铁快运”或“cre”名义,在火车站附近等物流场所及网络上招揽货源,揽货后不能按时运送,并经常造成货物损坏和丢失。

一个午后,记者来到位于秣陵路的上海火车站中铁快运营业部。就在大门口,几名男子主动凑了上来,询问是否要寄送东西。一名男子表示,中铁快运营业部不在这里,“这里是取行李的地方,发送打包在旁边呢。”他热情地要带记者去“真正”的营业部。随后,记者随这名男子来到了附近的一间办公室。陈旧的设施很难让人相信这里是营业部,但该男子出示的托运单上显示是“中铁快运普件公路航空货运代理统一委托单”。

见记者有些不放心,该男子遂表示,“我们是整个车站最正规的中铁快运发货点,你看墙上价目表这么旧,我们在这里都呆了多少年了,外面那些拉你生意的都是假的,千万别信。”记者看到,托运相同的物件,这里一个电脑打包木箱开价50元,此后记者从正规中铁快运营业部获悉,正规托运的木箱每个仅7元。

为了辨明真假,第二天记者再访火车站。“请问中铁快运公司在哪里?”记者向上海火车站南广场中铁快运营业部门口一个停车场的管理员打听消息。明明身边就是正规营业部,管理员却神秘地招手唤来几名男子,再一次把记者带到了秣陵路39号。

比起范先生,刚从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的蒋小姐遭遇更让人无语。她要把行李托运回河北省邢台市的某个县城,工作人员表示,要在正常收费以外加收100元运费。几天后,她接到了电话,让她自己去邢台市取行李,并且表示,加收的100元只是帮她把行李运到邢台,要去县城必须再增加100元中转费。当蒋小姐再度联系到当时的工作人员时,对方恶语相加并挂了电话。

上海铁路警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山寨企业冒名顶替的违法问题,应当由工商部门对其进行管理,警方只负责对车站广场的拉客行为予以执法。按照警方说法,车站地区工商管理被纳入上海站地区综合管理体系。记者据此采访了新客站管委会。据管委会相关人士称,对于秣陵路上存在的假冒中铁快运的现象并不知情。其表示,他们将根据媒体提供的线索在综合治理例会上提出具体监管整治方案。

“这两份运单不是我们接的。”中铁快运上海分公司相关客服负责人陈女士在获悉这两件投诉后,直向记者喊冤。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由于监管缺位,目前在上海打着“中铁快运”旗号的各色草台班子鱼龙混杂,乱象尽显。

经过核对上述读者提供的托运单号,中铁快运上海分公司相关人士明确表示,两家公司都是冒牌货。“我们公司用的快运单是中国铁路小件货物快运单,右上角有字母k开头的11位条形码。”这位负责人表示,正规的中铁快运仅按照不同距离按行李重量和单价收取运费,从不收取安检费或者中转费,同时对于目的地城市的市区范围都是免费送货上门。

据读者范先生反映,今年6月29日,他委托上海中铁快运公司往济南托运行李。“两个不大的箱子外加一个电脑,给我称了406公斤。我当时心里就很怀疑有猫腻,但想到这么大的公司不可能搞这种小动作,当场没有坚持。”付费时,工作人员表示,除了正常托运费按每公斤2.3元计算外,还要加收350元安检费和180元电脑包装费。最终范先生为这两个箱子支付了1460元。工作人员承诺,7月2号包裹肯定送到济南。结果,直到7月4日还没收到,到了5日,济南一家快递公司打电话让他去取货。范先生找到当时的委托公司后提出,合同上写着市区内免费送货。对方却称,送货要额外收费,他们只送3公里内的。

假冒中铁快运的小企业在火车站招摇过市多年无恙,拉客者公然在正规营业点门口行骗无人过问。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这场闹剧中,唯独少了监管部门的身影。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rgydb.cn广西玉林市忱惨酒业有限公司 - www.grgydb.cn版权所有